【瑜洲】 殊途(十三)


天子认回儿子的事情,只有极少数人知道。

消息封锁之下,也鲜有人知小年那日宫里混进了刺客,虽被当场拿下,但追查幕后主使的事也不免让人焦头烂额。

这事交给了元鹰负责,私下里层层剥茧,就查到了宁王应古的身上。

应古是昔日的五皇子,为人谦和,素爱舞文弄墨。虽受百姓爱戴,却未曾参与过皇子夺嫡。

看似最无害的,却只是擅长隐忍,韬光养晦。

扮猪吃老虎之人,向来不会做急不可待之事,他先下的一棋,之后的一步一步,都留有余地。

在元鹰私底下搜查时,坊间也不太平,流传开各种绘声绘色的小道消息。

天子的性癖,天子的身体状况,甚至隐晦的怀疑起天子的正统。

天子是先皇后所出,乃先皇嫡子。可之所以会两废两起...

2016-11-18

【瑜洲】 殊途(十二)

时维大雪纷飞,银装素裹,满树银花,点缀着长街楼宇入年的喜庆红色,虽冷的要命,却又看着精神的很。

天子有意亲民,后宫里又添了一位皇子,普天之庆,与民同乐。

京里百姓本就日子顺心,富足安康,是时打街上看去都是喜气洋洋的。

只有如今的楚侍郎,情路坎坷,借酒浇愁。

但到底凡夫俗子受不住冷,钻进禁卫军巡房里不走,倒还是作着与天子较劲之态。

应鞅多病,又子息单薄,广纳后宫延绵子嗣的折子几乎每日都会摞一堆在御书房。

许洲在上朝时也是时闻大臣谏言,忠言往往逆耳,所以很能理解天子的难处。

只是情之一字难免遮蔽双目,楚云家大,自幼受宠,心气高,又年轻气盛,受了情人冷落只想到感情的深与浅对与错,还未被......

2016-11-16

【瑜洲】 臆想

更文慢下来,放个之前的文🐰
半真人时间线,因为有些对不上>:-<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背景   2016.3.22瑜洲微博评论互动

        “好听”
        “哼哼~”
        “哼哼?猪吗?”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...

2016-10-23

【瑜洲】 殊途(十一)

简书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907466f19777

另有肉 段的十和六也各自放了链接🐰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两人破了荤事后,景昱不再忍着,压着人亲的软了就胡天胡地。

许洲觉着羞耻,又不忍推开人,得趣时压抑着呻吟,内里咬/的紧,倒更叫那人收不住。

这般两厢情愿,情投意合,灵肉百般交溶时,自是缠缠绵绵,又发着狠不饶人。

不饶过对方,不饶过自己,囿困在这方情起无妄里,谁都别想走,谁都没有退路。

来日若升碧落,一道欢喜去。

若下黄泉,也不给可怜人松手的机会。

不破不死,不死不立,哪个都作不得伪。...

2016-10-21

【瑜洲】 殊途(十)

简书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2242d4021ba1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.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蛊虫入体,横行霸道,侵蚀寄主。

许洲之前大病后身子寒虚,一时难以负荷。

他睡了两日,做了一个长长的梦。

许洲梦见自己躺在莲湖底,黯淡无光,不见天日,眼耳口鼻感官皆失。

周遭静谧,没有任何声音。

他昏睡着,或清醒着,随着水体如莲根般晃动,似乎已是湖里一具溺水的毫无知觉的尸体。

就这样沉沦着,直到有个人披着月光闯进来。

那人唤醒他,抱住他,以唇相依,渡来活下去的精气。

唇上的温度,似乎与幼时书院的旖旎事层层重叠,教他慌乱不已,又...

2016-10-18

【瑜洲】 殊途(九)


莲湖诗情画意,京里的文人墨客爱来,士子们寻到了也越聚越多。

这夜景昱、皇帝和楚云在亭子里合计朝事,许洲抱着景陵在湖岸上玩。

士子三三两两,身着华服,有的携着貌美如花的青楼女子,自是那优渥恣情的公子哥。

突听一声惊呼,前方传来落水的声音,士子们只围观笑闹,眼看着那人在水里扑腾。

许洲跑过去,安置了景陵,就跳下去救人。

落水者是个高壮男子,不会游泳,入了水就本能的大力挣扎,愈来愈下沉。

许洲游过去从背后锁住人向岸上游,眼看要把那人送上岸,谁知岸上不知谁狠踹了那男子一脚,连带着两人募的沉入水中。

男子向后砸在许洲身上,许洲顾忌着人鼻息,勉力稳住结果右脚再无法动弹。

莲湖水里枝蔓重重缠...

2016-10-15

【瑜洲】 殊途(八)

骄阳似火,景府里却古木幽深,颇有寒意。

中抱一汪小巧的湖水,湖心有亭曰一水亭。

夏日里,每日早晨仆从都会在湖水里用木桶浸些瓜果,到了晚间就会沁凉可口。

近日景陵受伤不能学武,景昱待入了夜就把人抱进亭子,捞出瓜果等许洲沐浴后过来。

许洲衣衫系的松,散着湿湿的黑发。

月光下眉眼如画,凭空多几分恣肆之意,倒还像彼时的那个少年。

三人围坐石桌,凉风初露,亭帘薄纱轻扬。

景昱说着话,信手喂着景陵,无意间就会将果子喂至许洲唇前。

许洲怔愣着张口接过,嘴唇擦过那人的手,那人却也不在意,仿若只是不偏不倚对待两个人。

景陵眼看着,有样学样,拈了果子喂给父亲,又拈了果子喂给师傅,然后低头眨眼,咧...

2016-10-14

【瑜洲】 殊途(七)

元宵身体不好,是个爱哭的。

初时幼儿夙夜惊慌难入眠,许洲心疼他,特意询问了乳母,夜里抱着哄着,往往睡不成。

景夫人知道他公事幼儿两相兼顾辛苦,有时就把孩子抱回府里照顾,日子久了点,孩子怕生就不愿回家,索性就养在了景府。

景陵面寒,对表弟却热心的紧。

往往两个孩子大眼瞪小眼,元宵就不会哭,勾着手指咧嘴笑。

一来二去的爱屋及乌,景陵再见许洲时,也会开口喊人,然后抓着元宵小手玩。

许洲见状就没有再提接孩子回去的事,只在每日放班时去看望。

元宵在那时都会睡下,许洲看一会儿,就在夜色里走回府。

有时与坐轿回来的景昱碰见了,他要送一程,许洲也不推拒。

元宵寄在景家,悉心呵护,诸多照应,许...

2016-10-13

【瑜洲】 殊途(六)

简书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d5811571b64d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自中元节后,皇帝就染了疾,缠绵床榻,早朝都不能上。对外只道饮酒伤身,大事全权由两位相爷代理。

景昱随侍左右,兼处理国事,便居于宫中。

然而皇帝病情反复,难以抽身,景昱几乎差点错过景胭与许洲的大婚之日。

赏花会上,景胭见到许家祖母,方忆起自己与许洲幼时原是见过面的。

那时年幼,又是马车上匆匆一面,原不想也是一段阴差阳错的缘分。

景胭样貌秀丽出挑,对着许家祖母谦恭温柔,端是大家闺秀贤良淑德之态。

许家祖母满意,景家满意,随即就着寺中大师挑...

2016-10-12

【瑜洲】 殊途(五)

中元节那一日,民间欢庆,官夫人赏花,皇宫里新皇宴请百官,当真是一片其乐融融。

宫闱大殿里轻歌曼舞,觥筹交错,群臣共聚一堂。

往日肃然的皇帝也因这美酒染的脸颊酡红,景昱居于下位,眉点墨眸点漆,君臣把酒甚欢。

他知道有人在看他,抬眼扫过去,那人倒是坦荡,举杯相邀,一饮而尽,带着八年军营生活的飒爽之气。

小孩出落的君子如玉,性子比幼时沉稳不少,只是这种克制禁欲,倒是愈发让人心痒痒。

然而母亲有言在先,许洲也许会成为自己的妹婿,眼馋可以,下手却是不行。

景昱曾娶过一个官宦之女,知书达理,温雅贤淑,两人也曾举案齐眉一段时日。只是妻子在生产时大出血,生下一个男婴就撒手人寰。

景昱本性就不喜约...

2016-10-11
1 / 4

© 古刹 | Powered by LOFTER